陆绩怀橘——小小橘子中蕴藏的大大孝心

【2020-12-05】

  陆绩怀橘典出《三国志》:“绩年六岁,于九江见袁术。术出橘,绩怀三枚,去,拜辞堕地,术谓曰:‘陆郎作宾客而怀橘乎?’绩跪答曰:‘欲归遗母。’术大奇之。”汉末时陆绩去九江拜见袁术,袁术拿出橘子款待他。六岁的陆绩往怀里藏了三个,拜别袁术时橘子不小心掉在地上被发现。袁术问他说,陆郎是来做客的,怎么还往怀里藏橘子呢?陆绩跪着回答,是因为想把美味的橘子带回去送给母亲吃,他的孝心令袁术大为称奇。

  陆绩怀橘的故事在后世也倍受赞誉,被归入“二十四孝”。陆绩出身吴郡望族陆氏,平时应该养尊处优知书懂理,这次却要冒险偷藏袁术的橘子,除了令人感动的孝心,也足以说明橘在当时是非常难得的珍果。到了唐代,陆绩怀橘献母作为常用的典故进入诗中,生发出孝亲和怀乡等主题。

  用怀橘典故表达孝心在唐诗中屡见不鲜,骆宾王《畴昔篇》云:“穷途行泣玉,愤路未藏金。茹荼空有叹,怀橘独伤心。”此诗为骆宾王由蜀地返归长安时所写,诗中回忆了自己转徙为官的羁旅生涯,用“卞和泣玉”与“隗照藏金”的典故写出自己的怀才不遇与经济拮据,“怀橘独伤心”表达了诗人想要尽孝而不得的无奈与痛苦,令人为之动容。

  此外还有钱起《送田仓曹归觐》中的“节下趋庭处,秋来怀橘情”;张祜《送卢弘本浙东觐省》中的“怀中陆绩橘,江上伍员涛”;岑参《送许员外江外置常平仓》中的“仍怀陆氏橘,归献老亲尝”等诗,都用怀橘典故写出友人对家中老父母的一片拳拳孝心。

  其实除了陆绩怀橘,很多果品都与孝道主题相关,如《南史·王僧孺传》记载“僧孺幼聪慧,有馈其父冬李,先以一与之。僧孺不受,曰:大人未见,不容先尝。”《旧唐书》记载“陈叔达,……尝赐食于御前,得蒲萄,执而不食。高祖问其故,对曰:臣母患口乾,求之不能致,欲归以遗母。高祖喟然流涕曰:卿有母遗乎!因赐物三百段。”其中的冬李和葡萄能让古人自己不食,要先孝敬父母,想必也是当时不可多得的珍贵果品,但是只有陆绩怀橘的“橘”成为了典故被历代诗人广泛吟咏,这也与橘自身的美好品质有关。

  “怀橘”一典又见用于描写应举归乡的诗作。如孟浩然的《送张参明经举,兼向泾州觐省》一诗中有云:“十五彩衣年,承欢慈母前。孝廉因岁贡,怀橘向秦川。”诗中肯定了好友的孝心与才华,言语中充满了祝福与宽慰。用“怀橘”一典刻画出友人此番辞母远行的情感活动,有开解友人辞母的不舍,亦含有劝勉其成就事业报答母亲的祝愿。还有钱起《送褚十一澡擢第归吴觐省》、《送陆贽擢第还苏州》,以及岑参《送滕亢擢第归苏州拜亲》等诗都用此典表达了孝心。

  考取功名衣锦还乡本是光耀门楣的喜事,但这几首诗均将中举的喜悦隐去,巧妙地运用“陆绩怀橘”典故承载起士子复杂的归觐思绪:有归乡的急切,有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激,更有功成名就得以报答双亲的快慰,亦隐含着不能侍奉在旁的忧思。